中油官員陳朝威、謝賜華依仗官勢非法強佔民地不還、非法剋扣災民四千

  多萬的賠償金不發、妨害公共危險等的實在案例,(有充足的證據)。災民

  雖一再去函要求陳謝還地於民、發放非法剋扣災民四千多萬的賠償金,但陳

  、謝兩人一直置之不理、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本人只有依法於八十八年向高

  地院檢察署提出控告,因檢察官誤採用中油提出的偽證判決陳、謝不起訴,

  本人不服判決而向陳水扁總統、張俊雄行政院長、陳定南法務部長、盧仁發

  檢察總長陳情、承蒙盧仁發檢察總長認同發回高地署再審,承辦檢察官依然

  不採用本人所提出能證明陳、謝二人犯罪的證據、也是判決不起訴,本人不

  服判決再次提出陳情,案經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仁發第二次發回高市地檢

  署再審。以及法務部檢察司發回高市地檢署再審,審判的結果如何?特提供                                                                                                                                                                                                                                                                                                                                                                                                                                                                                                                                                                                                                                                                                                                                                                                                                                                                                                                                                                                                


  民眾觀看。

                             民治時報社  社長  李 信 原 敬上

 

 

      檢察官  簫 宇 誠   股別: 水 股  案號: 九十年度字第四九三七號

     旨:不服判決聲請再議

     明:

   判 決 書 原 文;

   二:右揭漏油事件發生後, 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為進行善後,即向高雄市政

 府工務局養護工程處申請挖路許可證, 並經災戶自救委員會之同意,在高雄市

 苓雅區新光路一四 0 巷及同巷六弄之私設巷道挖埋回收漏油之管線、設置觀測

 井與浮油回收井, 有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八十八年十月二日儲前  C 八八一 0

 一七八九號後台灣高雄地方法院函在卷可, 本著八十八年字第八一二九號

 不起處分書亦同此認定, 且因目前仍須供氣及抽氣,故管線不能拆除,若欲拆

 除, 須得行政院環保署之同意,亦有中油公司八十八年十二月七日八八油關

 八一一 0 四九六號復告訴人函附卷,參,高雄煉油廠進行上開工程,設

 置上開工作物之目的係為回收漏油、整治土壤, 事關公益,並非為圖中油公司

 不法之利益, 是被告謝賜華現雖擔任高雄煉油廠之廠長,然上開高雄煉油廠之

 作為既與刑法竊罪之構成要件有間,自難對被告論以該罪。

 

        文;

   當年工務局養護工程處核發的挖路許可證上註明, 若是在私人土地上施工,

 必需要先徵求地主同意後才可施工, 但中油在沒有徵得地主同意之下就強行動

 工。 而災戶自救委員會當年也曾表示過沒有同意中油挖路,況且土地是災區數

 百位居民各自私有的財產, 自救委員會每一位會員都沒有主張災民私有財產的

 權利,這種常識中油公司那有不知道的道理。

   中油表示欲拆除管線, 須得行政院環保署之同意,本人去函行政院環保署求

 證,行政院環保署的公函答覆表示並沒有對中油做出這樣的指令,(證物K)

   中油主管人員明知輸油管長期埋設於地下極易爛, 平常就該勤加維護,中

 油因沒有善盡職責, 致成災難損失數億公,殃及上千無辜百姓, 嚴重損害

 國家法益, 實已觸犯『廢弘職務釀成災害』的罪嫌,而判決書中所陳述中油所

 做的各項工程,只是釀成災難後中油的善後工作而已。 事後的彌補與事前的

 防護其結果有天淵之別。

   災難是它們造成的, 由它們負責善後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這樣也能算是<

 公益>嗎? 怪不得中油敢如此的有恃無恐, 膽大妄為,年年幾乎都有『廢弘職

 釀成災害』的傑作。 而中油每一項傑作善後的<公益>,都是要耗費掉上億

 的「民脂民膏」。

   漏油災區涉及範圍很廣, 災民眾多而災民居住的房屋也各不相同,有的是臨

 馬路的商店,有的是居住於大廈或公寓。 補助款唯有攤分給災民最為公平,但

 若攤分給災民, 經手的中油官員及少數人員無法從中謀取不當的利益,『當年

 他們是每戶各扣三千元代書費』補助金若是改用所謂公益建設的方式, 那一些

 不良之徒就能達到『圖利他人收取回扣』的目的。

   只要輸油管不遷走, 中油就能夠有理由繼續撥發龐大的整治費用,再加上利

 用不當的手段把應當發給災民的租金改為只能用予公共建設, 又利用公共建設

 工程進行翻修馬路時把油管再往下深埋, 再以『回收漏油、整治土壤,事關公

 益』的理由永遠不把油管拆除遷走, 以達到永遠『圖利他人收取回扣』不法利

 益的目的。 若此計謀讓他們得逞,高雄市繁榮的商業區將永遠埋設一個『隱形

 不定時龐大的炸彈』, 日後若因天災地變,漏油災區房屋翻修或拆掉重建,或

 因人為有意或無意引起無法預知的災難,其慘重的後果可想而知。 天有不測風

 雲, 人有旦夕禍福,災區數千無辜居民本是過著安居樂業,無憂無慮美滿快樂

 幸福的日子, 連作夢也想不到會因中油官員『廢弘職務釀成災害』,而頓時變

 成生活困苦, 無以聊生的窘境,如今若再讓中油臧官陰謀得逞把油管再往下深

 埋,恐怕不只是災民永無翻身之日,連市民也將永無寧日可過。 ,他們為著

 取不當的利益像這樣喪盡天良缺德的事情, 雖明知卻也狠心做得出來,我在參

 加社區美化建設會議時, 得知此項消息後,我當場表示,一定要先把油管遷走

 然後才可以建設,以確保安全。 但不被他們接受,事後他們並發出文函說「中

 油來函表示,地下漏油有危險性油管不可遷走。只能再往下深埋」 ( CN1)

 為此事我再發函給陳朝威。 謝賜華及高雄市長謝長庭陳情要求遷走油管,但他

 們卻是不聞不問置之不理。 爾後我徵得鄰居的認同共同聯名發函給陳朝威,謝

 賜華要求遷走油管。 他們同樣也是置之不理。為著社會大眾及後代子孫的安全

 ,也為求自保,我只有採取法律途徑解決。

   幾年前王成因故卸任「自救會主委」, 居民再改選委員、由張茂昌當選主

 委, 張茂昌上任後發文向中油申請補助金,中油一直拖延不肯發放,後來張茂

 昌向吳前市長義陳情, 經由吳前市長再三協調後,中油雖然在吳前市長的面

 前口頭上答應了, 但私底下還是照樣剋扣不發,後來在市府與災民緊迫的情況

 下中油卻把錢交給與社區毫無關係的里長, 結果這次兩期份的錢只發出一半,

 其餘的錢卻又剋扣不發, 此事中油當然知道因為中油沒有拿到完整的收據 )

 , 但中油並未向發放補助款人員催討或查辦,直到八十八年我對中油提出控告

 後,中油才馬上發放八十四年非法剋扣的餘款,(證物 B

   而七十八年到八十年, 八十五年共一千八百萬元到現在中油還是非法剋扣不

 發放, 因為錢沒有發出來,中油當然提不出災民領到這三筆款項的收據,審計

 部查核出中油有發出那麼多期的補助金, 卻沒有相對足夠的收據,所以才會對

 中油提出糾正要有收據,而沒有糾正不可發給個人證物 F)

   幾年來我一再發函高層行政, 檢調以及陳朝威,謝賜華反應中油非法剋扣

 災民的補助金, 假使這樣的陳情有所錯誤如當年真的定有補助金只限於公益

 建設使用, 不可發給個人的協議書,陳謝二人應早就該拿出來說明澄清,或

 來函及提供災民領款的收據證明陳情有誤, 或指令中油政風處或報請檢調單位

 徹查, 若真有不法情事,就應徹查事情真像,揪出不法之徒依法查辦,補發款

 項以息民怨,豈可如此不聞不問,置之不理。

   像這樣不敢出面澄清的做法怎能夠讓人相信『並非為圖中油公司不法之利益

 』的說辭呢?

 

            文;

   右揭漏油事件發生後, 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即於七十九年八月十日委請

 美商芮德公司回收地下浮油,並在新光路一四 0 巷及新光路口附近設置八口

 油回收井, 至八十一年一月十七日結束,接著於八十一年十一月委託外商泰

 公司抽取已縮小至點狀分佈之浮油, 於八十四年二月再委託美商亞公司

 以生物整治方式進行土壤污染處理工作, 利用回收地下浮油之舊管線供應氧氣

 , 使細菌能夠生長噬食柴油污染物質,及抽氣使空氣保持流通並抽取生物氧化

 作用所產生之二氧化碳, 因此,目前所有供氣及抽氣之管線仍須使用,不能拆

 除, 而因管線內之氣體大部分為氧氣、二氧化碳、氮氣及水分,並無發生爆炸

 或釀成災害之可能,有上開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八十八年十月二日儲前 C 八八

  0 一七八九號函在卷足證,參,上開抽氣及注氣設施已運作六、七年,其

 間並未發生任何問題, 是尚難僅憑告訴人片面指述之臆測之詞,即遽認上開管

 線未予拆除,有何致生公共危險之虞。

 

          文:

   漏油事件發生後, 中油公司高雄煉油廠所說的一切善後處理工程,是否真實

 , 因中油都是黑箱作業,外人根本無法得知,但最近幾年本災區並沒有看到中

 油做出任何整治工程。 不知中油是否敢提出與上列公司簽約的証明,工程費,

 招標過程以及施工的進度表以昭信民眾。 若沒有隱情應該透明化,不要再以商

 業機密為由堵塞。

   此項整治工程自八十一年漏油回收完成後開始至今已有十年之久, 不知道浪

 費掉多少這都是百姓的血汗錢。 若真如中油所說的管線內之氣體大部分為

 氧氣、二氧化碳、氮氣及水分,並無發生爆炸或釀成災害之可能, 那何不直接

 把受漏油污染的土壤挖掉換上乾淨的泥土, 如此一切的問題不就都解決了,即

 快速,安全又省錢。 我曾經向中油提出此項建議,但不被中油接受。我知道中

 油不接受的原因。 因為油管是他們謀取非法利益的工具,如果遷走,那一群人

 就無法再繼續非法使用補救金與整治公程費了。

   中油近年來公安不斷, 如前鎮榮橋,林園廠的氣爆等等,造成無辜百姓生

 命財產的損失, 造成無數幸福家庭的破碎,這些引發起災難的油廠,廢油管都

 是早已存在有十數年, 或數十年之久,以前也從未曾出事,但如今卻也會發生

 意外造成重大災難, 造成許多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約二年前前鎮榮橋那場

 悽慘的災難, 烈火瞬間爆發隨風轉向,忽東忽西飄忽不定,看似安全地帶

 瞬間人車住宅被烈火吞噬, 現場民眾驚惶失措不知何處才是安全藏身之地,像

 似世界末日來臨, 其恐悽慘情況絕非筆墨所能形容,而其罪魁禍首只是一位

 工人在切割一條中油早已廢棄的油管, 相信沒有人敢保證那些事情以前未曾發

 生過的,以後也絕對永遠不會發生。 何況是那麼龐大數量高危險性的運輸工具

 燃料油的油管。

   任何容器只要曾經盛裝過油類, 尤其是燃料油,不管你倒得多麼乾淨,或是

 得滴油不存,都是無法把油氣徹底清除掉。 只要碰到引燃物必定會爆炸,小

 到蚊子水, 髮膠水的空瓶子都是如此,何況是那些上百支充滿沼氣的輸油管呢

 ?。

   所以埋設管線若未予拆除絕對會有致生公共危險的可能,絕非臆測之詞。 中

 油官員在致「亞太商會公函中」(證物 CN1 ),現任中油公關室主任林政男,

 苓雅區漏油現場管理課長鍾光榮在八十八年度字第二一三四七號偵訊庭中表

 示「因土壤受污染,會產生沼氣及氣爆。」見證物 AN3 第二頁第二條第七行

 ),以及在本次貴署吳檢察官茂松開庭偵訊時,另二位官員也是做同樣的證詞,

 表示本漏油災區具有危險性。 (證物CN1,AN3)由此可見埋設的管線若

 未予拆除絕對會有致生公共危險的可能,也絕非本人片面指述之臆測之詞。

 

          

   四:右揭漏油事件發生後, 中油公司即與災戶自救委員會協議自七十八年七

 月一日起每年補助居民五百九十九萬五千元, 有協調會議記錄附卷可,中油

 公司乃將補助金撥入災戶自救委員會之銀行帳戶, 轉發給受災居民個人,截至

 目前為止, 已支付至八十五年度,審計部於八十六年一月發文中油公司,

 認依中油公司睦鄰工作要點第八條與規定, 申請捐助者應檢具地方公益活動及

 建設計劃書供審核, 並須提供支出明細表或驗收證明書供存查,而請中油公司

 依該規定辦理本件補助之申請, 中油公司因遭此糾正後,自八十六年度起,遂

 不再依循前述之方式撥付補助金, 直接補助予受災戶個人而是請災戶自救委員

 會應先提出公益建設計劃方案申請補助, 始願撥款,然因受災戶人數眾多,

 今仍未達成共識, 雖已提出建設計劃申請補助,並經核准,然仍未施作,故該

 補助款項累積至今仍未發放等情, 亦有審計部及中油公司相關函文在卷足

 並經苓雅區意誠里長王福成證述明確, 足見中油公司並無故意剋扣補助款之

 情事。

 

      答 辯 文:

 

   審計部要求中油公司以什麼項目申請補助, 必需要以該項項目規定的法定手

 續辨理, 並要收齋所有收據,並不是糾正不可發給個人,或一定要做為公益建

 設的用途。

   根據居住於新光路 140 14 號黃振利先生表示(自救會幹事及記錄)、當

 年中油公司與自救會是以承租土地的方式達成協議, 記得當年自救會成員莊嚴

 也曾說過同樣的話,並說中油表示「租金」這個名辭不適用,只好另立名稱。

   租金自七十八年七月一日起算每年補助居民五百九十九萬五千元每二年撥發

 一次,自救會就按房屋比列分發給災民。

   如今在判決書上說有協調會議記錄, 希望庭上能提供給災區災民觀看,以了

 解當年協調的內容。 因為當年雙方所有協調的內容及過程,自救會從不公開公

 

   截至八十四年度中油應支付災民六期份補助款(應該是土地租金), 而中油

 實際只有發出三期七十八年至八十年至今剋扣未發, 八十四年度當年也是被

 剋扣沒有發放、 至到八十八年我對中油提出告訴時中油才馬上補發、依我的

 猜測八十五年時、 中油是因提不出六期份災民領款的全部收、才被審計部糾

 正。

   』中油在幾年前發生前鎮榮橋氣爆慘劇, 以及前鎮國小附近輸油管噴

 出原油造成嚴重油災害、 賠償給前鎮區每百萬元做為里民的賠償金共

 四年,也沒有規定必需做為公共

   中油為圖謀不法利益, 才趁機欺騙災民說審計部糾正補助款不得發給個人,

 審計部給我的覆函中表示;並未對中油做出補助款不得發給個人的糾正。

 證物 F)

 

           書:

   五: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二人有何犯行揆諸首揭規

 定及判例意旨, 自不能僅憑告訴人之片面指述,即入人罪,應認被告二人罪

 嫌不足。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二條第十款為不起訴之處分。

 

     中華民國九十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檢察官  x x x

 

   右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告訴人接受本件不起訴處分書後得於七日內以書狀敘

 述不服之理由,經原檢察官向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檢察署檢察長聲請再議。

 

            九 十 一 年 一 月 三 

 

                                         書 記 官  x x x

 

        結 :

 

   庭上所引用的判決案件雖曾由高市地院及地署判決不起訴, 因本人不服判決

 而向層峰提出訴願,經由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仁發二次回貴署再審議。

   本案本由貴署吳檢察官茂松審並已開過數次偵查庭, 在偵查過程中,中油

 官員當庭表示漏油災區會孽生致命的沼氣並會發生氣爆, 這種供詞中油官員在

 八十八年因案出庭應審時也做過同樣的陳述, 並在發給「亞太商會的公函」上

 也表示本災區具有危險性。 所以本災區具有危險性並非如判決書上所說的是

 人片面指述之臆測之詞。

   中油明知本災區因油污染而有潛在性的危險, 卻沒有做出任何『防患未然』

 的工作, 也沒有任何『防範措施』,甚至於連最基本的警告牌也沒有豎立,中

 油這種置百姓生死予不顧的心態, 草菅人命的做法,實在毫無人性,因此本人

 控告中油『妨害公共危險』。

   有關抑留或剋扣事項:先不談八十六年以後中油剋扣之事, 七十八年至八十

 年份至今未發放, 八十三年八十四年份當年剋扣部份款項沒發,事過四年經我

 揭發後才馬上補發,綜合以上幾點難道還不夠構成抑留剋扣的罪嫌嗎?

   依照審計部公函內容中得知七十八年至八十年度, 二期的補助款中油已經撥

 發, 但災民到現在都還沒有領到錢,這筆錢到底是誰非法中飽私囊,以及中油

 公司發出補助金卻沒有收到災民的收據為何不追究, 這些犯罪的事實是如何

 判,在判決書上沒有隻字提起。

   在吳檢察官開偵查庭時有扯出; 我從未領取的補助款二十多萬元被人冒領;

 ,這樣盜刻印鑑冒領他人錢財的人不是也該查辦嗎?。 但如何處置判決書上並

 沒有說明。

   當年中油與自救會若真是以「補助款只能用於公益建設」達成協議, 而中油

 與自救會卻又故意把款項發放給災民, 這種情形中油與自救會不就是有觸犯「

 圖利他人」的罪嫌嗎? 而不知內情的災民已領了四期的補助金該如何處置?是

 不知者無罪?或是將以共謀論罪?,

   十年前中油以回收地下漏油的名義, 在沒有取得地主的同意之前,就強行把

 回收漏油的油管埋設在私人的土地上。 實已構成竊罪嫌,但因是回收漏油所

 以不管有多恐懼, 多無奈,多麼不便,生計影響多大,災民也都能默默忍受,

 好不容易盼望到八十一年中油宣佈漏油已回收完成, 當時居民要求中油遷走油

 管,中油又以整治土壤為由拒。 當時我向中油建議直接把受油污的土壤挖掉

 換上新泥土就可以把問題解決, 既快速又省錢但卻不被中油接受,轉眼間九年

 又過去了, 現在中油又要以「公益建設」的名義,利用施工的機會把油管往下

 深埋,以達到永遠竊民地,進而利用整治油管的名義永遠謀得不當的利益。

   自從中油在本漏油災區埋設回收漏油油管後, 民眾因恐懼漏油的危險而不敢

 到本災區來買賣, 災區商店十之八九關門大吉,致使本是繁華的商業區形同廢

 ,居民生活潦倒苦不堪言,實已到民不聊生的地步,這是事實。

   中油雖然以補助名義發給災民每年五百九十九萬五千元, 但因受災戶眾多,

 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每戶所得相當有限, 以我的商店地下室一層地面上四層樓

 房為列, 在完全無法營生天天關門大吉的情況下,每月只能攤分到約三千元

 ,這樣微乎其微的補助金,中油也要剋扣歪掉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 就因惻隱之心使我考量公務人員若因觸法被判刑入獄,

 一輩子可說是完了,實在可憐。 所以多年來我一直花費時間,金錢發函給陳朝

 威, 謝賜華要求他們把油管遷走,把補助款發還給災民,告訴他們災民的艱困

 ,地區的危險性及沒落,希望他們能良心發現,但卻是讓我徹底失望。

   中油『怠忽職守』闖下的大禍, 卻要無辜的居民承受那無窮無盡的災難,而

 肇事者為求得能永續獲得不義之財, 又要利用權勢把油管深埋地底下,讓災民

 永無翻身之日,看災民那種無助無奈痛苦的表情實在令人鼻酸。 也是惻隱之心

 使我決定對中油提出控告。

   我居住在災區已有十多年是數千名被害者之一, 房屋是我買的當年是以女兒

 李穗岑名義登記, 跟陳朝威,謝賜華互不相識沒有任何恩怨,我自掏腰包,自

 已撰寫告訴狀, 獨自個人默默工作,只想替無辜的災民盡點心意,希望能替

 數千的災民找到一線生機, 讓他們能夠繼續活下去,我絕無「入人之罪」的

 意圖。

   本案件本由貴署吳茂松檢察官偵辦並已偵查數月, 開過幾次偵察庭,如今換

 由庭上接辦, 但庭上自接辦後從未曾傳審過本人陳述案情就判決被告無罪,而

 判決所引用的都是以前高地院高地署被我認為判決有瑕疵提出訴願的判決書,

 以及被告提出的文件, 而本人所提出許多能證明被告有罪的證據庭上都沒有

 用, 這樣的判決實令本人難於信服,以本書狀向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檢察

 署檢察長聲請再議。

 

   附註:本人於九十一年一月八日 13:20 收到此判決書

 

                                          告訴人  李 信 原

    附上證物 :(一)環保署公函(88)環署水字0082204  二張壹份

               (二)高地署八八年字第二一三四七號  三張壹份

               (三)審計部函(88)台審部肆字第八八二一一0  三張壹份

               (四)亞太商圈協會 一張壹份

               (五)李武烈里長公告單 一張壹份

               (六)中油漏油事件補償金發放通知單 一張壹份

 

            中 華 民 國 九 十 一 年 一 月 十 四 日